• 回到顶部
  • 88888888
  • QQ客服
  • 微信二维码

厕所革命不能卡在厕纸上

厕所问题不是小事情。这几年,全国各地都在推进“厕所革命”。农村要建设新农村,把旱厕改成水厕,但是没想到广州的厕所革命卡在厕纸上。为了缓解部分城区、景点公厕不足的问题,广州市城管部门想出了好点子,鼓励附近沿线单位开放内部厕所。可是没想到,有不少人趁机将大卷厕纸打包回家。无奈之下,有单位在厕所内张贴告示,提醒第三只手洁身自好,也有单位尝试将厕纸从厕格移到厕所公共空间,避免被恶意盗取。但是这些做法,还是有不妥之处,到底怎么办才能保卫厕纸呢?


上世纪90年代城市里公厕还是新鲜事物,那时候在厕所男左女右的中间设置一个类似传达室的窗口。每次上厕所,都要交钱;如果还要厕纸,就得多交几毛钱给“传达室”。这既是收费站,也负责打扫卫生,那时候上厕所者就不可能偷厕纸。不过最麻烦的是,收费的人下班把厕所门一锁,大伙就没法去了。


后来我又在欧洲一些国家的公共厕所见过一种不设专人监管的投币出入口,类似地铁闸门。不管你要不要厕纸,反正都要投币,而且投币金额一致。这种无人售票机的方法倒是解决了时间限制的问题,但是经常遇到手上没硬币的窘迫,我自己就试过好几次。这里衍生一个问题:上厕所、要厕纸,难道一定要付费吗?付费不完全是因为社会财富不够,政府财政缺钱。有时候它是一种工具,通过这道简单的设置挡住那些想贪小便宜的人,其中包括偷厕纸的宵小之徒。


那有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呢?香港人这方面想出了一个妙招。香港很多餐厅、酒楼、酒店、写字楼等都有厕所。但是店内空间狭小,通常设在店外公共区域,甚至邻近的好几个店共享一个厕所。通常在厕所门口装了密码锁、或者配备钥匙。客人如果三急,询问店员后拿密码或者钥匙去开门上厕所。厕所格子内供应厕纸,格子外供应擦手纸。既不收钱,也确保上厕所的人是店内客人,一般偷厕纸的情况会大大减少。但是,这主要局限在店内的客人使用,如果扩大到店外的游客,人流量太多的时候,可能会让店员不胜其扰,实质上很难管理。当然,我们可以用欧洲的无人售票机,甚至像上世纪90年代雇请专人值班的方法,但是客观上会造成诸多不便。


有没有一种方法方便大家,同时也弥补店家在厕纸等各方面损失呢?既然厕所厕纸等资源共享,成本也不妨应当共享。一种方法是刷二维码,每次上完厕所鼓励每人微信扫码捐款,多少随意;另一种方法是全体市民为全市不同定点的共享厕所众筹厕纸费。有人说,那盗窃厕纸的人就不管了吗?大伙给这些人埋单,亏不亏啊!首先,无论有没有人偷厕纸,客观上店家会额外付出成本,这个原来可能由政府给。这没问题,除此之外如果大家都能多少出一点,店家的资源会更宽裕一些,没准服务更好。


其次,我认为用感化的方法,可能是无济于事的,不妨试试用科技。之前有报道,北京天坛公园使出了大招:人脸识别厕纸机。上厕所者在机器前通过屏幕识别人脸,三秒之后,机器自动出纸,每个人的纸长60厘米,同一个人每隔9分钟才能取一次纸,既杜绝顺手牵羊的现象,也防止大家浪费用纸。21世纪了,我们得玩点黑科技。


2018年5月19日 09:20
浏览量:0
收藏